“当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比亚迪

三年时间,30余家广告公司与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002594.SZ,以下简称“比亚迪”)旗下的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华东市场部总经理”李娟签订合约,垫付约11亿元进行市场推广活动,到头来发现竟是“一场空”。

代理商欠款11亿跑路,伪造公章操盘3年,比亚迪竟毫不知情?广告公司“手撕”比亚迪大战,一时引起广告圈、汽车圈、媒体圈的广泛关注。

[摘要]
“那这需要支付给阿森纳的5000万元应该由谁出?是否已经支付?目前还需要等待经侦调查。”有分析指出。

7月16日,比亚迪方面发布公告称,经过核实和确认,李娟及网传的“陈振宇”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也不是比亚迪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比亚迪从未授权上述人员以比亚迪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代表比亚迪签署合同。李娟以比亚迪及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名义对外签署的合同所用印章系伪造,其冒用比亚迪员工身份、使用伪造印章对外签署合同,已涉嫌犯罪,比亚迪已就上述事项向警方报案,警方已介入调查。

7 月 12
日中午,比亚迪在官方微博发表了一则声明,称近期有个叫李娟的人,通过伪造公章的形式,冒充比亚迪的名义与多家广告传媒公司进行了合作。比亚迪对此并不知情,并且已经报警。

盛夏7月,一场由比亚迪、李娟以及广告商三方引发的“风暴”,正在席卷整个汽车圈。

对于这一回应,多家广告供应商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提出置疑,他们表示曾与李娟到访比亚迪总部,总部负责人也曾出席了相应的推广活动,但比亚迪却在接受推广服务之后“翻脸不认人”。

图片 1

7月12日中午,比亚迪官方发布了一则名为《关于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名义开展相关业务的声明》,这是其继6月13日与7月4日先后两则相关声明后,第三份就相关情况进行解释说明的声明。早前比亚迪曾声称,公司发现有不法单位或个人伪造比亚迪公司印章、冒用比亚迪公司名义开展广告宣传类合作业务。

“我刚在上海浦东经侦支队做完笔录,让我提供了一些相关合同,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7月19日晚间,供应商之一的上海竞智广告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己还在上海等待最近的情况,而其他利益受到损害的广告公司们已经去比亚迪总部进行了接洽,比亚迪方面仅给出两个小时的时间,让供应商们提供项目合同等,但最后并没有说何时给到反馈。

“双面娇娃”李娟

第三则声明发布后随即引起广告界巨大的关注,次日微信朋友圈一篇关于比亚迪的文章被疯传,阅读量轻松突破10万。本篇文章的作者,是一家名为上海竞智广告公司,同时也是本案的受害广告商之一。根据上海竞智广告公司负责人的说法,目前该案涉及金额至少达11亿元,牵涉到了上海、北京超过25家广告公司,在目前对该案的维权群中,人数已多达70人。

事发突然?李娟自首6天前还在接业务

李娟是何许人呢?从各方面的报道和李娟的自述中可知,李娟不是比亚迪的正式员工,在与比亚迪合作时,以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而与第三方供应商合作时,则以上海比亚迪的名义,而她手里的上海比亚迪公章则是“萝卜章”。李娟也因此被称为“双面娇娃”,扮演着不同角色,欺骗“甲方爸爸”,也坑苦了乙方这个“弱势群体”。

7月16日上午8点,比亚迪官方发布了关于“李娟案件”的告知函,表示公司已经报案,同时呼吁各相关公司尽快向警方报案,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同时,比亚迪亦再三强调,李娟及网传“陈振宇”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比亚迪也并未借出或遗失公章。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6月26日,李娟以自己1200万元房子来源不明为由向上海公安机关自首。而在此6天前的6月20日,其还与上海宝山区一家广告供应商在上海陆家嘴国金中心二期办公室内签署协议,由该家供应商负责执行比亚迪在陕西卫视“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节目中的推广业务。

图片 2

同日下午,比亚迪“广告门”涉事4家广告供应商竞智、速肯、威瑞以及雨鸿召开了一场媒体发布会,对比亚迪与广告商合作纠纷事件情况进行说明,并现场展示了部分与比亚迪合作的证据,坚称比亚迪不可能与此事无关。

上述公司的法人代表向记者介绍,节目是从陕西开始拍摄,一直开车行驶至目的地英国,其间将和各国领导人会晤,并举办一系列大型品牌展演活动,而随行车队主要由比亚迪汽车组成。6月20日,李娟负责的比亚迪团队、广告供应商及陕西卫视三方代表在国金中心二期的上海比亚迪公司签约。

不过,有业界人士分析称,以李娟写的邮件来看,无论能力还是胆识其都不足以支撑这么大的骗局。

事件发酵至今,比亚迪、李娟以及广告商们都各执一词,构成了一出“罗生门”。执业律师李文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单单看表面案情,会觉得匪夷所思,感觉比亚迪占了大便宜,李娟是比亚迪的“活雷锋”。“太阳底下无新事,背后或许有巨大的利益推动。”他说道。

该法人代表还透露,公司从2018年2月份开始与上海比亚迪公司“华东市场部总经理”李娟合作,共承接了3个项目,已将公司的全部资金和外援的资金投入到比亚迪活动下游的供应商,用于活动前期准备。“垫付金额为3000多万元,接受了210个工作日的账期,即在活动结束之后比亚迪进行结算。”该法人代表说,之前到访国金中心上海比亚迪公司,只需在楼下报告去比亚迪公司,就可以上楼。

在李娟的自述中,她2009年毕业,在瑞安房地产工作时认识了公司高管陈振宇。2013至2016年,在广告公司工作时,她认识了现在的上海雨鸿负责人Helen。

陷入“罗生门”

然而,7月16日下午,记者来到上海陆家嘴国金中心二期,寻访李娟曾在这里为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租赁的办公室,但是并未看到上海比亚迪公司的踪影。大厦前台的工作人员表示,上海比亚迪公司原本在8楼,但在半个月之前已撤离,公司目前无人办公。“此前公司登记备案名是比亚迪,前来办事的人都说是去比亚迪公司。”

工作7年,李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直到2016年初的一天,与陈振宇的一次会面,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7月本应是各大车企汇报今年上半年成绩的时间,然而比亚迪却陷入了一场“罗生门”。而揭开这场“大戏”序幕的是,则是一名叫李娟的85后女子。

同在8楼办公的另一家公司前台也告诉记者,上海比亚迪公司早在6月底就已全部搬离,去向未知。

陈振宇讲了一个对李娟颇具吸引力的故事。他自称比亚迪集团隐形股东,将与集团副总裁李柯对集团进行换血,想安排李娟作为上海比亚迪市场负责人,并许诺其“换血捧人上位完成后”为上海团队升职加薪。

在比亚迪7月16日发表的那则声明中,指出去年5月,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自有资源试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

此外,记者赶赴上海松江区香泾路999号,带着相关疑问走访上海比亚迪工厂。受“广告门”一事影响,该工厂的安保措施变得严格,外来人员未经同意一律不得入内。一名保安人员表示,进入园区之前必须经过点对点的联系确认。

而据7月14日,澎湃新闻的一篇报道(《“双面”李娟被抓,比亚迪深陷巨额合同诈骗案,引爆广告圈》),更是将李娟背后的推手陈振宇、宋博牵出,并涉及到远在美国的比亚迪副总裁李柯。

直到今年5月底,比亚迪方面称公司陆续收到外部单位关于李娟的相关征询,经调查后才发现李娟等人在上海浦东国金二期租下了一个办公室,并冒用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的身份,与多家单位及机构展开广告宣传类合作。比亚迪声称在发现李娟等人的违法行为后,已向上海警方报案。

谁来买单?高管洗牌内斗还是骗子作祟?

有业内人士称陈振宇目前已经失联,对于此人身份,是否是比亚迪集团的隐形股东,联系比亚迪媒体公关部进行求证,相关人士回应称“对于此人,他们也不知情,一切等警方的调查结果。”

然而,比亚迪的声明“惹恼”本案中的一众广告商。在涉案的几家广告商于16日召开的那场媒体沟通中,广告商公布了三点关键信息:首先,由李娟以上海比亚迪名义发包给雨鸿公司的广告业务,均属于比亚迪旗下真实业务,有比亚迪广告部门及大区相关人员对接,事后有大量业务确认;其次,大量广告公司垫资为比亚迪做了11亿元的宣传,比亚迪不可能不知情;然后,大量合同签订和活动执行,都有比亚迪官方人员签字和参与。

值得注意的是,7月16日下午,上海竞智广告有限公司、上海速肯广告有限公司、上海威锐广告有限公司和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上海联合召开媒体发布会。竞智广告方面表示,在与上海比亚迪公司合作期间,为保证活动质量,以及各大区经销商满意,竞智广告积极配合“上海比亚迪”。活动前期,与经销商及大区经理积极沟通,确认每场活动的整体流程与整体质量、活动后期的网络宣传。如果“上海比亚迪”为虚假存在,那么各大区的经理、4S店,为何与公司对接活动,又如何在活动后期于官方公众号及各网络发布活动新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