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无人驾驶货运的商业化刚需也显而易见,经济发展带来的货运需求提升,但人类司机成本、安全驾驶等方面的难题,都无比现实。相较而言,一旦无人驾驶货运实现,不仅可以解决上述难题,还能7*24小时运转,整体效益将大幅提升。

人工智能到了产业转化期

OMT:巨头在侧

于是何晓飞决定迎难而上,自主造芯。

自动驾驶可降低物流车油耗

不少人当初因陆奇到来而留下观望,如今尘归尘土归土,加上今年4月激励方案的变化,造成了一小波离职——但比例很小,主要去向是阿里和腾讯。

另外,无人驾驶货运对软硬件一体化打磨也有现实要求。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作为成都七中“综合数学实验班”的特长生,何晓飞的同班同学有现任搜狗CEO王小川、蔚来汽车副总裁庄莉、哔哩哔哩弹幕网站创始人陈睿等互联网大牛。

阿里巴巴,BAT中布局最晚,实际进展也对外透露不多,半年来最大进展是透露了团队由阿里AI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王刚在领导,目前团队规模50多人。

这位前滴滴SVP、研究院创始院长、滴滴无人车团队开创者,现在是自动驾驶创业公司飞步科技的创始人及CEO。

“可能之前,包括我在内,都以为传统的物流公司对新兴科技并不重视和感兴趣。”不过,等真的和这些物流公司合作后,何晓飞和团队成员们发现,对方对于无人驾驶这种黑科技充满了探究和好奇。

第一梯队

芯片团队由联合创始人曹宇负责,他是UC伯克利电子工程博士,大规模集成电路领域世界级专家,IEEE
Fellow,参与飞步创业前,是亚利桑那州电子工程系教授,研究成果已经成功应用在英特尔、高通、IBM等设计技术中。

从国内无人驾驶领域来看,年轻的飞步并不是这个领域的先行者。百度、阿里早已弈棋落子。而国外,谷歌、特斯拉等大型互联网公司,也在该领域交了不下一张的优秀答卷。

百度,起步最早,积累和探索也最丰富,Apollo亦在业内打响了名气和口碑,但陆奇的走,影响很大,不仅影响的是Apollo的对外发展,也影响着百度工程师的心绪。

何晓飞表示,相较乘用小汽车,货车在软硬件一体化打磨上挑战更大,比如在高速公路上如何缩短响应时间等问题,就需要团队费心攻克。

虽然飞步科技将研发重点投入到了物流应用场景中的支线物流(即100公里以内的短途,其不同于100公里以上的长途物流和3-5公里的末端配送物流)中,但是,在路况复杂的中国,飞步将其运营路线扩展至100条的愿景真的可以实现吗?

无人车初创公司在竞速抢排位,越往后资源可能只会越往头部公司聚集,加之一级市场开始弥散开来的“钱袋缩紧”,更是可能无形中加剧自动驾驶竞争。

目前,飞步已获创新工场天使轮投资。

“响应时间缩短,速度提高,车的安全性就会更好。”

图片 4

当前主流的自动驾驶计算平台,由CPU、GPU、存储和散热系统等构成,不仅成本高昂,而且功耗、稳定和计算速度方面都无法满足要求,特别是飞步目前切入的无人驾驶货运的要求。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在海外也同时设立分部并不常见。不过,据了解,为了提升无人货物的响应时间(即当路上有一个坑时,普通人的反应时间在0.7秒左右,顶级F1赛车手的响应时间是0.1秒),飞步自主研发的芯片,可以让无人货车的反应时间做到0.05秒。

如此进展,自然也少不了资本追逐。量子位打探的消息是,Pony.ai完成了一轮估值10亿美元左右的新融资,但似乎脚步还未停下,所以官宣时间可能还要再等一等。当然,Pony.ai在这半年里还有一些其他的进展,比如已经开始使用32线激光雷达完成64线甚至128线才能达到的效果。

此次正式对外亮相的还有飞步芯片核心团队:

这个来自杭州本土的初创公司,如何在科技大厂云集的无人驾驶领域分得一杯羹?对此,何晓飞回答,目前,飞步正靠布局无人驾驶的细分应用场景——物流,来深入落地商业化。

目前,百度自动驾驶技术方面启用了“老百度”陈竞凯,这位首席架构师性格谦和、为人低调,内部颇有口碑,也深受李彦宏信任,但能否握稳百度无人车的方向盘,需要一些时间来给出答案。

芯片架构负责人Hang
Nguyen,前英特尔首席架构师,芯片架构国际级顶尖专家,在芯片行业有35年经验,50多项专利。领导了多种英特尔低功耗移动芯片的架构和微架构涉及,开发了英特尔首款采用PCI
Express和存储加速集成的嵌入式Xeon系列处理器。

今年计划把运营线路扩至100条

在王劲之变后,景驰迅速度过了动荡期,也吸引了一批高级人才加盟,技术推进方面也算可圈可点,百度官司也已了断,公司重新进入了稳定发展阶段。于是之前受影响的新一轮融资也被重启,据称进展还算不错——资本依然认可景驰的团队和技术。

全栈方案

从成都七中毕业后,何晓飞靠着竞赛选择了浙大保送。从1996年入学,到4年后拿到芝加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于2005年取得计算机博士学位,再到29岁受聘浙大计算机系正教授,成为当时国内最年轻的教授之一。在学术道路上顺风顺水的何晓飞,其实还是有一颗希望将学术成果转化为产业应用的“叛逆”之心。

没错,就是彭军和楼教主联手创业的小马智行。Pony.ai其实在今年1月已经官宣了一轮1.12亿美元的A轮融资,在其后实现了国内首次的无人车试运营,还跟广汽达成战略合作,并招揽一帮大牛建起自动驾驶研究院,最近还以初创公司身份拿下北京路测牌照。

国内此前并无先例。国际上也只有Waymo,英特尔+Mobileye,以及有公开计划但尚无实际进展的特斯拉。

“当时,我强烈地想把在人工智能领域这么多年的学术积累,转化为实际应用。”怀着这个强烈的创业想法,2017年3月,何晓飞离开滴滴,选择在自动驾驶领域自主创业,并于2017年8月创立飞步科技。

相似思路的还有领骏创始人杨文利的“老战友”倪凯。他们在百度都是最早一批无人车团队成员,倪凯创办禾多科技后,也是以L4.0降维应用L3的思路在推进,目前融资进展可获悉的比较有限,但听说跟车厂签到了大单。

何晓飞离职滴滴创业,不是新消息。

复杂路况还需要时间来解决

在货运自动驾驶领域,2018年上半年最受关注的可能要属何晓飞创办的飞步科技。

What a 大工程!

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绑好安全带,司机不用踩油门,只需要在驾驶室控制台上点几下,车子启动后,就会自动行驶、刹车和转弯。在这个过程中,司机无需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方向盘就可以自动微微转动起来……

与其他百度系无人车公司差不多,RoadStar.ai也是主打L4以上自动驾驶。但RoadStar.ai显得“大器晚成”一些。

  • 一是卡车结构松散,需要解决多传感器在线标定的问题;

  • 二是盲区大,需要多传感器融合;

  • 三是稳定性差,需要多目标优化决策;

  • 四是机动性差,需要精细化建模、控制,以及远距离感知。

  • 归结起来,对于货运驾驶中的反应速度和制动距离会有极大挑战,所以只有软硬件一体,把算法和芯片放在一起推进,才能更快实现大规模商用。

这不是科幻电影中出现的剧情。事实上,从去年双11开始,中国邮政、德邦物流等企业,就开启了真实环境下L4级别无人驾驶的物流货运。今年3月初,研发这类无人驾驶货车背后的公司——飞步科技正式对外宣布前期融资情况:2018年8月,飞步科技获得来自和玉资本、青松基金数千万美元的Pre-A轮投资。事实上,在2017年,飞步科技便已获得来自创新工场的天使轮投资。

与驭势科技落地场景相类似的是酷哇机器人,这家已在长沙橘子洲头落地无人驾驶扫地车的公司,近两月来气势汹汹,而且还在落地中找到了长沙中联重科这样的环境产业龙头。

飞步规划

自动驾驶物流车上路4个月

最近,酷哇宣布了一轮1.35亿元的B轮融资。由软银中国领投,创世伙伴资本联合领投。也有消息称,新的一轮也已提上议程。

何晓飞介绍说,主要存在4大挑战:

对于飞步这家年轻的科技公司来说,何晓飞并不是一枝独秀。其公司联合创始人曹宇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大规模集成电路领域的专家。公司来自UC
Berkeley、U. Chicago、UIUC、Georgia
Tech、浙江大学、清华大学等国内外高等院校的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目前也达到了100余人。这些人才储备,也给予了飞步能和中国邮政、德邦物流等物流行业排头兵达成合作的底气。

最后的最后,华为也在进行自动驾驶研发布局,但进展可能更慢——因为华为还在为团队找leader呢。

当然,自主造芯,光靠AI算法大牛何晓飞和蔡登还不够。

2016年,当阿尔法狗最终以4∶1完胜李世石,何晓飞觉得,自己接近20年的学术积累,终于到了一个将其转化为产业成果的机会。

总之,目前天下大势就是这样,再过半年可能就要分出胜负,最关键的时间点也已经来临。

何晓飞也透露了飞步发展规划:

年轻教授创业自动驾驶

我们从估值和成长性来初步盘点一下。

在何晓飞看来,无人驾驶可以分为传感器系统、计算平台和算法和车等几部分,而目前最具挑战之处,在于计算平台和算法融合。

从提升物流效率的角度来讲,何晓飞开诚布公:“以过去人力手段去提高,还是很难的。比如汽车的油耗,老司机和新司机的油耗差别就特别大。”而油耗占物流配送的成本比例是非常高的。如何设计一个最优的油耗曲线,降低人力成本、提高物流车运货效率,何晓飞给出的解决方案依旧是无人驾驶。

图森未来最近一次对外亮相是无人集卡在港口的应用,意味着图森开始进入商业化试运营阶段,但当时COO郝佳男告诉量子位:没有更多融资的进展可分享。

相关文章